您当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创佳作 > 随笔
雪飘冬至又一年
发布时间:2019-01-29 14:34:31

冬至那天,天空飘着细细的白雪……


年迈的父母说趁着还能走动,去老家上个坟,于是,我便跟随父母和二位兄长一起去了很多年未曾回过的老家,也趁着这个难得机会,把老家的亲戚走了一遍。


“二叔,婶儿,在家吗?”


话音刚落,便看到婶儿笑嘻嘻地迎了出来,握住母亲的手不放,我们几个便拎着礼品一起跟着走了进去。无论多少年,也无论多久未见,留在老家的亲情一直还是曾经的那个样子,暖暖的,可以融化冬日的寒冰。


没见二叔的身影,却听到堂前左侧里屋传来一阵寒暄的声音,特别熟悉,没想到年近七十的二叔,还在操持着旧业。我便走了进去,看着擦得发亮的黄色缝纫机上,平铺着一件做了一半的衣服,地面上散落着许多各种花色的碎布头,这是又在帮人赶制过年的新衣服呢!


这场景一下让我回到了几十年前年关将至的时光。


和村里的其他小伙伴一样,小时候的我特别盼望着过年,往往是刚出了元宵便盼望着下一个年的到来。在那个年代的孩子们眼里,似乎最美的世界只有“吃、穿”二字,想要有新衣穿,那就只有过年了!那个时候,村里几乎没有成品服装店,二叔恰好是村里出了名的裁缝师傅,因而每每到了年关,二叔便忙着东家两天西家三天地赶制人家过年的新衣裳。


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一家人围着火炉,说着过年的安排,母亲说,“今年可以给孩子们添置一件新衣服了……”


“有新衣服穿了!”这把我高兴得边跳边喊,兴奋得我已经听不到后面说什么了。


第二天,母亲便冒着大雪,特意去村供销社棉布柜台扯了几尺大红底子黄色花的棉布料。现在想来,那花色或许真的是土到掉渣,可对于儿时的我来说,艳丽的色彩,那真的是特别漂亮的衣服。可二叔年关的裁缝生意特别旺,因为是自家人,所以总是会迟点,我便掐着指头数着二叔来做衣服的日子,轮到二叔挑着缝纫机进我们家已经是年前十几天了。


“妈妈,二叔来了!二叔来了!”儿时的我蹦跳着去拉二叔的衣角进了家门,然后就是兴奋地围着二叔转,从量尺寸到设计画图到裁剪,再到缝纫机拼接制作,似乎不看着就怕衣服没了。


“嚓嚓嚓嚓……”连续三天,听着这缝纫机转动的声音和清脆的剪子声。儿时的我们是很难做到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”的,盼了一年的新衣终于要到手了,带给我的是满心的欢喜,连这缝纫机发出的声音在那时那刻听起来都变得无比美妙。终于在第二天的下午,我的衣服做完了,我便迫不及待地开始试穿,半天也不舍得脱下来,二叔看着我也是乐呵呵地说着让我开心的话,“嗯,好卡其!”满足了心里欲望之后便让母亲帮我收好,然后进入了下一轮的等待——等着过大年!


而今,在小城镇生活了多年,不要说实体服装店琳琅满目的各色高档服饰随时可取,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网站发达的今天,只要你想得到,商家都能做得出,随时可以让商家将可心的衣物送上门来,对于80年代初的农村孩子们来说,穿一件新衣服只能等过大年。


记忆中,当村里各家相继传出缝纫机转动声音的日子,我便知道,年关将至;如今,只要看到巷子里那些小店铺各色红彤彤的灯笼、门贴和挂件多了起来,我就知道,这热闹的春节,正踏着浓浓的年味儿向我们走来……  (樱花梦)

千岛湖新闻网 编辑:徐丽 徐满萍

 

掌上千岛湖

掌上千岛湖

微千岛湖

微千岛湖

淳安发布

淳安发布

千岛湖新闻三分钟语音版

千岛湖新闻
三分钟语音版

千岛GO购

千岛GO购

媒美购

媒美购

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