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创佳作 > 随笔
过年,从做豆腐开始
发布时间:2019-01-29 14:33:51


“雪留远岭半尖白,云漏斜阳一线黄。”快过年了,此种景象常出现在故乡,出现在老家。


老家的过年是很热闹的。临近过年更热闹,这热闹里其实都是在忙碌,忙碌着煞番薯糖,杀年猪,捏“米胖糖”,蒸包子,做米粉馃,浮(炸)油馃,请针师傅到家里做新衣新裤——大人可以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,可小孩一定要有新衣新裤过年,这样,小孩心里高兴,大人心里舒畅。我对过年前做豆腐印象很深。似乎是,家乡的过年,从做豆腐开始的。


又有一场雪来了。一年里最后那一场雪纷纷扬扬落着,村里几爿石磨就“哐当哐当”,日夜不停地旋转起来,一圈一圈转出年轮,转出岁月。石磨为什么突然频繁地旋转起来了呢?哦,要过年啦,过年要做豆腐,要做米粉馃,要做包子,磨豆做豆腐最重要。


做豆腐的黄豆,是自己亲手种的,和苞芦、麦子、稻谷、番薯比,黄豆产量要低一些。


桃花红透春天,在一路一路齐腰高的麦子空隙里,打坎种豆子,大人播下豆子,小孩撒上炉灰,大人再掩上土。种下豆子,当心着喜鹊、乌鸦来啄了吃,顶讨厌的是山鸡,不管雄的母的都来偷,而且偷得厉害。你发现它,猫腰赶去,还有十来步就抓得着它了,“卟楞楞”一响,它已飞到老高老高的松树、柏树上啦。


绿油油的豆苗钻出泥土,两个瓣像猪腰子相互对视着。马上开始铲豆草,铲了豆草,豆苗“刷刷”往上长。豆苗长到一膝高,再撒一遍石灰,治治豆壳虫,肥肥豆叶子。


桃熟了,黄豆就熟了。过年做豆腐的豆用心选择,贮备到粮食橱里。


要过年啦,浸下几官升(计量器)黄豆,浸一天两天,捏一捏,豆芯子还硬着,再浸,豆膨胀开了,豆芯软了,开始磨。


磨豆是这样的:大人推磨,小孩将泡胀的黄豆用铁饭勺畚上10-15粒,勺子里头带点水,错开大人推磨的“龙搭勾”(木架子),神速往石磨中间那孔洞里添。添豆,是一件很讲究技巧的活,豆添多了,磨孔胀死,添少了,磨空磨。空磨,会磨损石磨上下牙齿,牙齿磨平又要请石师傅“开磨”,花了钱,还耽误过年磨豆腐。


黄豆和着水从上面的磨眼儿填下去,旋转上片石磨,乳白色的豆糊从磨口四面慢慢流下来,又慢慢流到磨盘口子,才“滴答滴答”有一下没一下地流到木水桶里。磨完了豆,拎了水桶到厨房。


村里农家的厨房大都一个模样:有水缸、长条菜桌、砖头灶。灶,有单灶,有双灶。双灶较多,双灶有两口大铁锅,一家六七口、七八口人吃饭喝水需要双灶烧煮。


开始做豆腐,把豆糊舀到麻布袋里,用井水或山泉水边冲边搅拌边挤,乳白色的豆浆水一泓泓挤压到大木桶里。挤好了,再倒入铁锅内用温火慢慢地煮熟。


火的势头不能太旺,太旺了豆浆煮沸溢出锅外,豆腐就少去。


还要折点腐皮,用六月里扇凉用的麦秆扇,慢慢悠悠地往食锅里扇风,到豆浆上面起了一层皱,用一杆筷一样粗细的长竹蔑从锅的一头直挑进去,往上轻轻提起,豆腐皮像半个月亮附着在竹篾上,扇起一张往砖墙缝里一插,晾干。


豆浆煮熟了,用盐卤水点,盐卤水一定要点到妙处,点多了,豆腐太老,少了,成不了豆腐。还有用石膏点,没有石膏用酸脚水(别人家做过豆腐压出来的水)点,供销社没盐卤水卖,只能这样。撒了盐卤水后没多久,豆浆就开始结块,慢慢变成了豆腐脑儿。


豆浆成豆腐脑,一朵朵在铁锅里飘动,像棉絮在空中飘着。出豆腐时,用木勺舀起豆腐脑浇入用麻布拦着的榨眷里。满了,盖拢布,压上木板,压上石头,压上盛着水的桶等重物。压干豆脑里的水,过一段时间,掀开布,白嫩的豆腐即成了。矮矮低低的厨房,热气腾腾,刚做出来的豆腐,放在榨栏里,上面盖着一块麻布,“滴答,滴答”,豆腐淌着水,冒着热气,散弥一身清香,香味辽阔而绵长。


豆腐渣呢?豆腐渣给栏里的那头小猪吃,猪难得有这样的美味。


豆腐做好,切成一寸来宽、三寸来长一片,一片一片下油锅浮(炸),满村子的菜油豆油香,连狗也被香得东家走西家窜的,快过年了,它们也忙。还要留些白豆腐,烘些烘豆腐,过年要待客,要自吃。


村里那几爿石磨还在“快到、快到”地催促着新年的到来。(王丰)  

千岛湖新闻网 编辑:徐丽 徐满萍

 

掌上千岛湖

掌上千岛湖

微千岛湖

微千岛湖

淳安发布

淳安发布

千岛湖新闻三分钟语音版

千岛湖新闻
三分钟语音版

千岛GO购

千岛GO购

媒美购

媒美购

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