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创佳作 > 散文
醉人之秋
发布时间:2018-10-08 09:43:40

芮海林

“重重红枫秋山晚,猎猎青帘社酒香”,这首诗是宋代诗人陆游,面对秋高气爽,山林红遍,触景生情,使人仿佛看到红红的秋色,闻到了醉人的酒香。

秋不像春那样嫩绿浓艳,不耐霜冻;也不像夏那般暑气袭人,令人远避;而入冬后的三九严寒,更不能与秋同日而语!

惟有秋,才像唐代诗人杜牧在《山行》中云: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。红醉的霜叶远胜于二月的山花,连满山的枫叶都沉醉于秋,何况农人、樵夫、牧童、村姑、游人!是秋启迪睿智,迸发灵感,于是发明了酒。是秋奉献佳果馈赠世人,糯米、粟米、玉米、黑米、红高梁、紫葡萄……是秋酝出的甜蜜,酿成的美酒。酒是秋,秋如酒,家家扶得醉人归,醉翁之意不在酒,而在秋,秋是生活的音符,是秋充实世界,哺育生命;秋使人类瓜瓞绵绵,源远流长!酒是秋,秋如酒,秋日、秋景、秋情!观秋、赏秋、乐秋!秋是生命的乐章……

天凉好个秋!秋介于“炎凉世态”间,比起其它季节来,词汇丰富多彩。

刚立秋时,气温与盛夏并沒有两样,但人的心间己怀上秋的影子。从青萍之末钻出来的风已掺上丝丝凉意,拂过那差不多快要被烤熟了肌肤和炙焦的身心时,宛如清泉灌顶一样舒坦。

秋最入眼的大色块是万里天幕,若叫画家用色,那肯定是直接的钻蓝。极目千里,澄碧如洗,此时,就会感叹,明朝诗人陈子龙在《秋日杂感》中吟:“丹枫锦树三秋丽,白雁黄云万里来”是何等的浪漫豪放。苍树云海,斜阳暮鸦,抬头看,征雁行行。天边的云朵忽然聚合为云阵,缓缓飘移,如一群白衣秀士在踯躅方步,俯视人间万象。诗人孟浩然的《秋日登兰山》诗云:“北山白云里,隐者自相悦。相望试登高,心随雁飞灭”,可见诗出有典。“枫桥秋水绿无涯,枫叶满树红于花”明代诗人张元凯道了秋天美丽的真谛!

秋天最入画的当属菊花,菊花有节义之花、君子之花之说,更是秋天里的标志性的景物。唐代诗人白居易在《重阳席上赋白菊》中吟:“满园花菊郁金黄,中有孤丛色似霜”,诗人黄巢在《不第后赋菊》中云:“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”,诗人元稹在《菊花》中称:“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”,共同描绘出了菊花蓬勃大气、雍容华贵、清心高雅;说出了菊花天生丽质,气质非凡,叫赏花人目迷心醉!

秋之声是值得谛听的情感之声。“戛戛秋蝉响似筝,听蝉闲傍柳边行。小溪清水平如镜,一叶飞来风细浪生”,宋代诗人徐玑的《秋行》描绘了傍晚时分,蝉在枝头吟唱的“秋虫精神”,是生命的律动之美,不啻是自然音符,为自然歌唱,为生命倾倩,坦荡而歌。好勇善斗的蟋蟀,岂肯屈居人下,另组方阵,唱它一个响亮的对台戏。萤火虫像赶场的摄影记者,飞来飞去抢镜头,忽明忽暗地打着闪光。

秋之香可称得上天下第一香。宋代诗人李清照在《[鹧鸪天]桂花》诗中云:“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。说出了桂花刚星星点点的绽放,就非同凡“香”的“独占三秋压众芳”的高雅气质。宋代诗人杨万里在《木犀》诗中吟:“不是人间种,移从月里来。广寒香一点,吹得满山开”,将桂花充满浓郁远溢之香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秋之果,秋是果的伴侣,收的季节。春只耕耘,夏亦耕耘,秋才收获。有秋才有年,有秋才有望。秋是心灵的寄盼,精神的依靠,生活的希望。秋还如关怀备至的慈母,秋似骤然而至的及时雨。唐代诗人樊珣在《状江南季秋》中吟:“江南季秋天,栗熟大如拳”;宋代诗人苏轼在《赠刘景文》中云:“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”,描绘了一幅硕果累累的风景图画。

千岛湖新闻网 编辑:徐丽 邹楚环

掌上千岛湖

掌上千岛湖

微千岛湖

微千岛湖

淳安发布

淳安发布

千岛湖新闻三分钟语音版

千岛湖新闻
三分钟语音版

千岛GO购

千岛GO购

媒美购

媒美购

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