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创佳作 > 散文
想念竹子
发布时间:2018-10-08 09:40:58

王丰

老早,家里的各种用具大都是山上长的,地里生的。比如:水桶、尿桶、粉桶、稻桶、菜橱、粮柜、八仙桌、长板櫈、床板、锅盖等,材料不是杉木就是柏木。松木也有大用场,屋梁、搁板非它莫属。还有一种用处很多的材料——毛竹,值得写一写。

竹子编成的用具,高雅一点的叫法叫竹器。我见过,使用过的竹器有:竹椅、竹席、团笆、扫帚、畚箕、竹筛、馃簾、麦子篓、竹篓、菜篼、灶漏、竹箩。

太熟悉竹箩了,到膝盖那高,四个耳环,一条绳索穿着两耳环,每天放晚学往背子上一背,上山拾柴,下地拔猪草。背谷子、背苞芦,挑沙、畚土都可。星期天,整天背着在山上跑,割羊草、兔子草,耙松毛丝,捡枯树枝,箩不离背背不离箩。

夏天,有一些人家,傍晚前到水井里打来清凉的井水,冲走门口地面上的热气,把竹榻搬出来,躺上竹榻,摇摇麦秆扇,再喝一口装在葫芦里的凉茶,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。

我家没有竹榻,有一张竹席,是外婆给我母亲打的。外婆住在深山坞里,屋前山后都是竹园,竹园常年青翠,竹园内有野生幽兰,每年春天,幽兰香自竹园来,沁人心脾。我母亲叫翠兰,这名字肯定出自知书识文的某位山村老先生之口,凭外公外婆目不识丁那水平,肯定是取不出这么有古文之意的名字来的。那床竹席吸满了父母和我们兄弟姊妹的精气神,变得乌漆发亮,润滑如玉。把它铺在浇过井水的地上纳凉,脱了衣服赤膊躺上去,凉丝丝,如卧于冰雪之上。边上屋沟草丛里的蟋蟀或急或缓地叫着,清脆地鸣叫悦耳又动听。

竹椅,似乎每家都有。有一些家里的椅靠上还刻上一句佳语,如:“事事如意”“为人民服务”“勤俭节约”等。一把竹椅,见证了母亲深夜坐在上面为儿女纳鞋底,补衣裳那份厚重的母爱。

夏天,男孩子有一项热门活动——斗蟋蟀。中午,冒着酷暑,拿着竹蟋蟀笼到割了稻子的田里去捉来蟋蟀,互相把自认为厉害的蟋蟀赶到一起,让它们张开小嘴、露出利牙撕咬博斗,胜者高兴,败者沮丧,乐在其中。

还有一景,无论冬夏,有太阳的日子,晒衣裳的竹竿一字排开,短裤长裤,单被棉衣,晒在阳光里。竹竿晒过一代又一代人的衣服被头,与人情深意长。

最普遍的要数竹菜篼,上菜园摘青菜、辣椒、茄子;北瓜、黄瓜、扁节,到水塘冲冲洗洗,拎回家切炒,须臾不离。

竹子高洁,高洁之人偏爱着它。

清贫者方志敏,自撰联挂于卧室:“心有三爱,奇书骏马佳山水,园裁四物,青松翠竹白梅兰。”

苏东坡也说:“食者竹笋,居者竹瓦,载者竹筏,炊者竹薪,衣者竹皮,书者竹纸,履者竹鞋,真可谓不可一日无此君也。”

竹艺术品古已有之。在一博物馆里看到过清代一竹雕卧鹿:卧鹿俯视大地,用竹子的天然弧度和厚度来营造鹿身的立体感,效果事半功倍,构思之精巧,于竹刻史上亦罕见。卧鹿背面刻有“松籁阁”三字,不知这松籁阁是啥来头,也没去查过。

千岛湖新闻网 编辑:徐丽 邹楚环


掌上千岛湖

掌上千岛湖

微千岛湖

微千岛湖

淳安发布

淳安发布

千岛湖新闻三分钟语音版

千岛湖新闻
三分钟语音版

千岛GO购

千岛GO购

媒美购

媒美购

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网站